陕西社会组织对《社会组织登记管理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都提了些啥意见
发布时间:2018-08-23    来源:陕西社会组织信息网

社会组织齐发声

民政部中国社会公共服务平台数据显示,截止到2018年5月,中国社会组织总数为816410个,其中县级组织609949个,占总数的41 .15%,市级151417个,占比29.7%,县市级合计占比高达70 .85%。县市级层面的社会组织越多,意味着从事一线、扎根基层、本土化的组织越多,更说明中国民间社会的活跃度真正在发展壮大。但如果对此有太多制约的话,无疑会影响民众和其他社会主体参与社会公益的热情。伴随《慈善法》的制定与实施,社会组织将进入一个快速发展时代在这个背景下,为加强社会组织建设,激发社会组织活力,2018年8月3日民政部正式发布《社会组织登记管理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面向社会各界征求意见,特别是全国各地的社会组织。陕西社会组织服务中心、陕西省妇女理论婚姻家庭研究会一起快速回应民政部通知,联合邀请省内近30家社会组织公益同仁在陕西省社会组织孵化基地8楼第二会议室就《社会组织登记管理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进行热烈研讨,旨在集合陕西声音、形成意见并反馈给相关部门。

(参会各机构负责人认真阅读条例)

研讨会由陕西省社会组织孵化基地党总支书记王东鹏主持,由陕西妇女研究会副会长张俊以世界咖啡馆形式协作与会者开展研讨。《社会组织登记管理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83条内容由6个小组长按章节划分后分头负责,6个小组成员轮流进入到6个小组,小组长负责协助转场到此的每个小组团队讨论相应的法条,每个小团队依次完成6个小组任务。

陕西妇女研究会副会长张俊以世界咖啡馆形式协作与会者开展研讨,草案逐条解读及各自基于实践的评论和建议就得到了充分自由的交流。

《社会组织登记管理条例》(以下简称《管理条例》)的出台,旨在维护社会组织权益,更好地激发社会的活力,积极响应政府、社区、社会组织多元主体共同治理的号召

(参会各机构负责人认真阅读条例)

《管理条例》的推动下,进一步明确了商业、社会组织、政府三大主体在社会建设中的作用。如专家建议在第八条中增加“将社会组织发展纳入社会发展规划中”,合理安排相应的资金作为保障,支持社会组织的发展;以及在第八条第三款中增加“共青团、工会、妇联在其职责范围内为社会组织的发展提供必要的支持或服务。”;在第十八条中出现的“社会团体登记前须经业务主管单位审查同意的,发起人还应当向登记管理机关提交业务主管单位的批准文件。”在场专家认为,这种双重管理体制的设计会严重打击社会组织积极性,从而阻碍社会组织发展,也与与十七大中提到的“无主管上级登记”相矛盾,建议重新表述。

商业为推动社会组织的创新与发展提供了经济上的土壤,而社会组织作为推进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能够很好地平衡掉市场经济中政府失灵的部分,填补政府职能空白。政府在发挥自己的公共服务职能的同时,可以在政策上引导和支持社会组织的创新与发展。政府、商业和社会组织三者应形成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的动态平衡状态。

(参会各机构负责人认真阅读条例)

降低登记准入门槛


在对《管理条例》的讨论中,专家以及从业人员提出了许多具有针对性的修改意见与建议,其中受到较多关注的是与社会组织准入登记门槛有关的条例。

(参会各机构负责人就草案条例展开热烈讨论)

如第九条中,专家建议增加行政事业性收费减免,以减轻社会组织在办理登记、产权管理等方面的事务时的费用负担;关于基金会注册资金方面的意见较为一致,许多从业人员认为已有资金标准过高,应将“省级以上人民政府的登记管理机关负责登记管理”恢复为“省市区人民政府的登记管理机关负责登记管理”。“基金会注册资金应进行分级,如省级800万,市级500万,区级300万。中央级注册资金由6000万调整至2000万”放低登记门槛,才能鼓励基金会发展,促进社会组织生长。在社会组织登记注册的行政事务方面,许多组织认为民政管理机关对于登记审批时间过长,建议将60日缩短到30日,为组织注册提供便利。还有正在申请注册的某民非机构负责人表示,在进行核名时未拿到受理或不受理证明,在前往银行进行验资时也被告知该业务暂不办理,无法开出验资户等问题。这些实际问题都在影响着社会组织的孕育与发展,希望通过对法规的进一步完善,为社会组织的登记注册提供更加灵活的空间。

条例概念与主体界定应进一步明确

在讨论中最具争议的部分在于,《管理条例》中许多措辞以及范围界定不明确,影响政策的执行与落实,需要进一步细化与扩充。

(参会各机构负责人就草案条例展开热烈讨论)

有公益同仁指出在第二条中对于基金会、社会服务机构、社会团体的解释过于抽象,用名词解释名词不便于理解,希望在学术上进行修正;第十二条“不得向非特定对象发布筹备和筹款信息”中的“非特定对象”不够具体,应进一步明确;有专家认为第十四条“社会组织的名称应当符合法律、法规和规章的规定,不得违背社会公德。”中的“社会公德”的含义过于抽象,应予以细化,以减少争论;第四十八条“基金会、社会服务机构的法定代表人由章程规定的负责人担任,且应为内地居民。”中的“内地居民”需要给出明确界定是否包括港澳台居民,以及入了中国籍的外国人能否在中国的社会组织中工作或担任法人、负责人;第五十一条“社会组织专职工作人员的工资福利开支应当控制在规定的比例内”中“规定的比例”应给出一个明确的范围,便于给社会组织人员一个明确一致的标准。



最后,陕西省社会组织孵化基地党总支书记王东鹏总结到,目前,社会组织数量众多,社会组织从业者要有服务社会的责任感与使命感,及时发现社会组织运营中的问题,客观反应问题,集思广益解决问题,形成合力推动《社会组织登记管理条例》的出台,为社会建设贡献自己的一份力。